留修.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宴兮孰华予?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喻文州生贺

  胖了。
  王杰希非常冷漠,双臂费力地勾住卡在腰侧的两条腿往上托了托,喻文州昏昏沉沉趴在她背后一身酒气。
  “嗝儿……。”喻文州埋头在王杰希的长发里蹭来蹭去。
  “少天?”
  “叶修?”
  “小周?”
  王杰希任凭后背上的醉鬼一个嗝念一个名字反反复复猜测也不做声。夜风薄凉得像喻文州身上的香气,王杰希想大概是周泽楷送她的那瓶香水的味道。
  天色已晚,道路两侧栽着高大的常绿灌木,蝉蛙躲在草丛间高低起伏鸣叫,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幽柔,王杰希磕磕绊绊背着人穿过长长的小路,好几次差点扭到了脚。
  她今天上午还跟着公司在阳光灿烂的沙滩拍摄一组外景。碧海蓝天一群辣妞穿着比基尼嬉笑打闹,唯独王杰希被排除在外披着外套坐在遮阳伞底下抱着手机被热气蒸得浑身是汗,她体质偏寒,热得受不住,手心手背都是汗液摸着手机划了两三次才解开锁屏。
  今天是喻文州生日,怕是赶不回去了。
  短信删删写写她最终也没有想好措辞怎么跟喻文州解释匆匆发过去一条“生日快乐”便被召集过去开始拍摄工作。手机孤零零地躺在提包里屏幕亮起,又暗下去,再亮起,再暗灭,如此往复直到彻底熄声。
 
  头发丝因为汗水乱糟糟黏糊在颊侧,王杰希喘着粗气脚后跟隐隐作痛。
  她停下脚步尽力平复呼吸又在心底里轻声抱怨,眉头烦躁地蹙起。后背上的人睡得正香,一呼一吸间喷吐的热气悉数洒在自己颈后,还有那条——那条漂亮的深蓝色项链,挂在喻文州胸口的坠子棱角硌得她后背生疼,疼得想要哭。
  王杰希努力将喻文州往后背上托了托继续走,漂亮的薄荷绿踝带凉鞋踩在碎石子路上脚步虚浮,一个不稳脚腕一折直愣愣连带着身后的人一齐摔倒。
 
  工作结束得比想象中的要早,王杰希看了眼时间拎起包匆匆忙忙跟负责人打了声招呼就往外冲。
  回到在G市的家不过几个小时的车程,她看见手机上来自喻文州的十个未接电话,转播回去时另一头热闹非常,由黄少天接的电话。女孩儿咋咋呼呼对着手机一通噼里啪啦汇报情况,其间还夹杂着几声兴奋的尖叫。
  王杰希不得不将手机拿得离自己远些,努力在一堆嘈杂声中提取重要信息。喻文州生日,所有人难得疯一回,逮着寿星自然是一通灌酒,喻文州也不推辞,递过来的酒杯全部纳下。
  脚踝骨已经肿了一块,一碰就疼。
  王杰希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弓下身将身子蜷起,手机通话没有挂,那边高兴大叫起哄着“亲一个!”“亲一个!”
  她自是知道主角是谁,偏要自虐地听下去。
  脚踝骨肿了,鞋跟过高的高跟鞋在拍摄时不慎断裂扭到了脚踝,凉鞋踝带勒着发疼,她用指腹去摩挲那块痛处听着手机里的叫喊达到顶端几乎要掀翻屋顶,手指用力按下去,疼痛刺激神经和泪腺,眼泪终于是没忍住汹涌而出。
  王杰希跑进KTV包厢时,喻文州醉得只剩一两分意识正趴在黄少天怀里眯着眼睛呢喃。
  一看到王杰希来了,黄少天没忍住得啵得啵自己新买的裙子差点被喻文州吐一声。她一边安抚黄少天一边将喻文州一把抱起就往外走,余下几个还算清醒的询问王杰希需不需要帮忙都被婉言谢绝了。

  到家时王杰希哆嗦着手摸出钥匙打开门将喻文州丢到床上才自己瘫软倒在床边,她深刻觉得自己是死过一回了,体温蒸发汗液,身上一片黏腻,膝盖已经停止沁血,血迹凝结成痂黏在细白皮肤上触目惊心,脚踝骨肿得老高疼到麻木。
  手提包里装着给喻文州买好的生日礼物,是一支口红。
  王杰希不太会挑甚至有点儿直男审美,看见同僚化妆包里的口红凭着记忆在专柜里给喻文州挑了一支。
  她脱了一身碍事的淡色长裙,只穿着内衣裤伏在喻文州身上握着那支金属管拧开盖子旋出,饱满的棱唇亲吻口红,尖端细细描绘着棱角分明的唇,亮丽的色彩涂抹上去,玫瑰金红色娇俏妖娆非常。
 
  喻文州眯着眼睛思维还混沌着却朝俯身在她上方的王杰希勾出一个笑容,颊侧酒窝深深又甜又柔。月光不甚明晰,那个笑容衬着埋在胸乳间那枚棱形坠子说不出的好看。
  “生日快乐。”王杰希有些歉意,她已经错过了该说祝福的最佳时间。
  “谢谢。”喻文州打了个哈欠不甚在意,双手环住王杰希的腰肢往怀里一带,王杰希猝不及防往下一塌,喻文州被女性饱满柔软的胸脯压得呼吸一滞。
  王杰希的胸口在方才亲密接触留下的玫瑰色唇印,喻文州伸手去抚摸那块皮肤,眼神明澈。
  “Party玩得开心吗?”
  “开心,大家都挺疯的。”
  气氛短暂地出现了凝滞,喻文州困倦地缩了缩脖子将脸埋进王杰希胸口深深嗅着女性特有的体香。
  “你迟到了。”她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困倦。
  “下次补偿。”喻文州补充,脑袋一歪昏睡过去。
  王杰希低低应了一声,手里紧握着那支口红举起在月光下凝视,她仰头亲吻被体温同化了温度的金属管。
 
 
 
 
 
 

  到了冬天喻文州还是没有逃过感冒生病这一茬,任王杰希百般防范也没有料想到喻文州如此骨骼清奇。
  王杰希:在喻文州面前,北方的暖气毫无用处。
 
  [你肯定是不爱我了,我生病了你都不安慰我。]喻文州裹着绒毯蜷缩在懒人沙发里气若游丝。
  [在想什么。]王杰希应了一句不为所动依旧盘腿坐在沙发边上,一手不锈钢勺子,一手雪梨,正费心费力把梨核挖出来丢进垃圾桶里在给雪梨的空心填上冰糖。过了会儿没听见喻文州回嘴才转身看见喻文州蜷缩着身子睡着了。
  王杰希探身与他额头相抵测量体温。喻文州向来浅眠睡得不太安稳,王杰希一有动作他便察觉了,可是眼皮像黏着了似的睁不开,清苦的香气萦绕在鼻尖,熟悉而温柔。
  窗外下着大雪,屋内只有呼吸时轻微的动静,鱼缸里金鱼咕噜咕噜吐泡泡,肉乎乎的白猫趴在猫窝里团成一团有一搭没一搭地甩着尾巴,喻文州套了件王杰希的毛衣赖在王杰希怀里呼呼大睡。他看看白猫又转头看看怀里人,主人和猫一个模样。

  喻文州饱饱睡了一觉发了一身汗看着精神好了不少,可依旧软趴趴没骨头似的倒在王杰希怀里挖盅里炖好的雪梨吃。
  喻文州嗜甜,总喜欢些甜滋滋的小点心或者糖果,可他又觉得自己幼稚,不肯在别人面前暴露出如此嗜甜的一面。而如今他跟王杰希待在一块儿得瑟地翘着尾巴抱着一盅炖雪梨吃得满嘴都是清甜味道。跟王杰希在一起不过两三年光景,可好像过去二十几年骨子里隐藏得好好的小脾气全都被王杰希一手养出来,无法无天得很。
  他没把炖雪梨全吃完,特意留了肚子跟王杰希说中午想吃酒酿桂花圆子。王杰希正拧好毛巾给他擦大腿,闻言抬头看了眼喻文州复而低下头应了一声叮嘱喻文州把炖雪梨吃完了别浪费。
  [嗝儿。]喻文州拍拍肚子打了个冰糖雪梨味儿的嗝。[我已经回答你了。]
  王杰希心里叹了口气转身自己拿起喻文州搁下的勺子解决剩下半边雪梨。喻文州刚套上毛线衣扭头就看见王杰希含着一口雪梨鼓着腮帮子嚼。
  [不准吃!]
  他不知道哪来的火气,伸手猛地就打翻了王杰希眼前那盅雪梨。白瓷盅掉在地上啪嚓一声碎得干脆利落,雪梨块掉在地毯上,冰糖水浸入地毯,深色的水渍越扩越大。
  一时房间内静得可怕,王杰希还保持着方才的姿势手里举着勺子柄目光盯着地毯。
  喻文州大喘了几口气,情绪骤然起伏让他不禁眼前发黑,他后知后觉冷静下来发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不由得心虚地往王杰希的方向瞟。
  王杰希那双大小眼在这种时候更带威慑技能,可他什么都没说,那双奇异的大小眼盯着喻文州等着他解释。
 
  [分梨、分离……寓意不好……。]
  他说。
  [我不想跟你分离。]

  王杰希不自觉好笑,喻文州这人一生病起来就变得幼稚得不得了,什么小脾气小性子通通都冒出来了,一点儿委屈都受不住。可他现在又有些委屈地说话,怕王杰希要生气。
  [喻文州小朋友,你几岁了?]
  王杰希笑起来有个小习惯,习惯皱着眉头笑,笑也不是大笑,嘴角牵起点点弧度,无奈又宠溺。喻文州对这样笑起来的王杰希万分没辙,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溺死。
  喻文州伸出四根手指头晃晃,想了想又弯下一根手指。
  [三岁。]
  王杰希正蹲在白瓷碎片边上收拾,没忍住得逗得发笑,他伸手握住喻文州的手指仰头亲吻指尖。

  中午喻文州如愿以偿吃到了酒酿桂花圆子,王杰希不爱吃甜,尝了两口便搁了勺子双手交握垫在下巴下看着喻文州一口一个解决圆子。
  窗外雪停了,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白雪,喻文州吃饱了又懒洋洋地窝在懒人沙发里昏昏欲睡。
  王杰希收拾好餐桌后掀开被子一角钻了进去,喻文州立刻像树袋熊似的蹭着过去就要抱王杰希。
  吃饱就睡,睡饱了吃。喻文州埋首在王杰希颈窝里困得眼皮打架,而王杰希伸了手按在他小腹上轻缓地揉动当做消食。
  空气有如实质般粘稠流动得缓慢,连带着时间也变得缓慢,屋内安静得过分,半晌才是喻文州先开了口。
  [王杰希……]他的声音近乎呢喃,热乎乎的气息悉数喷洒在王杰希颈侧。
[爱不爱我?]
  他问。
  [当然。]王杰希拍拍喻文州的后背低头亲吻他的内心。
  [我爱你。]